【性别观察】女人的无毛战争?我的腋毛,我作主

时间:2020-06-13

女人迷笔记,我们从身边的事情,探索更宏观的价值。上个星期, 12 位修习女性主义课程的台大学生,以「对女性的无毛想像」为名,在活动中心举办「毛起来爱自己」的摄影展。藉由对体毛的拍摄,呈现女性在社会上必须除毛的压力,并传达每个人都有自由决定自己身体姿态的权利。由于作品中包括展露阴毛的照片,使路过群众向活动中心检举,进一步引发「阴毛必然等同色情吗?」的讨论。女人迷性别观察想要进一步追问的是:即使我有不刮腋毛的自由,我还是想除毛,可以吗?(同场加映:女人不剃毛就是男人?为什幺除毛广告不该这样拍)

今年夏天,我们试试「毛起来」爱自己

5/30-6/5 「对女性的无毛想像」在台大的活动中心举办「毛起来爱自己」的摄影展览。这个展览以摄影照片的形式,让女性自在地展示身体各个部位的毛髮,比如腋毛、腿毛、甚至阴毛。在粉丝专页上,他们如此阐释自己的理念:

【性别观察】女人的无毛战争?我的腋毛,我作主
photo credit: River.ts @对女性的无毛想像

这样一个理念明确的行动,在展览开始第一天就遭遇反弹。活动中心管理处连络了展览负责人,因为有人检举展览中的阴毛照片,管理处希望展览方能配合撤下相关作品。(推荐给你:为何我不能露两点?写在#FreeTheNipple 被脸书「赐死」之后)

检举理由是「学生活动中心『有小朋友跟家长会经过』」,让人不禁联想起讨论多元成家法案、性教育纳入教材等相关议题时,社会上有一种呼声是质疑「这样我们怎幺教孩子」。究竟面对阴毛照片难为情的、无法接受课本上对性知识的介绍的、对于社会上更多元的家庭组成感到难以解释的,是大人还是孩子?

面对活动中心管理处的的撤下作品「期待」,主办方提出两点回应,第一,摄影展的作品具有学术和教育意义,「因为有儿童及家长经过,这些被社会上视为隐晦、躲藏、需要剔除的毛髮才更要被看到、被了解」;第二,这场展览并没有违背管理处的借用办法,因为在交由管理处事先审查的计画书中,就提及展出被贬抑毛髮的作品中包括阴毛,也没有违反当地法律关于猥亵作品的规範。因此主办方拒绝撤下作品,此一声明也获得网友的响应。

不再除毛:原来我的腋毛这幺可爱

为什幺女生总要和自己的毛髮艰难的搏斗?不知不觉间,我们已经习惯、内化了对于毛髮的抗拒,于是不用别人提醒,我们自己就会看自己的腋毛不顺眼,甚至看到别的女生露出腋毛时,也会觉得刺眼、不自在。(同场加映:巴西女人成为教师要通过「处女检测」?看父权社会对女体的潜在控制)

「毛起来爱自己」展览,採用影像的方式,将我们习惯不看、不接触、甚至讨厌的毛髮,直接摆在你的面前。看着画面中的女性自在舒展着肢体,我们才会发现坦然裸露的腋毛、手毛、腿毛、阴毛,就像我们的一头长髮那般美丽。长髮是女人味的象徵、其他部位的毛髮却是不修边幅、不整洁的代表,这样的规训已经到了需要打破的时候了!

【性别观察】女人的无毛战争?我的腋毛,我作主
photo credit: River.ts @对女性的无毛想像

而当我们勇于正视自然舒展的手臂、坦然裸露的身体部份,这才惊觉,我们不但怯懦于让身上的毛髮自然生长,连伸展肢体的自由都被自己不知不觉地侷限了。

「对女性的无毛想像」不但在活动中心开办摄影展,在粉丝专页上也欢迎读者自由投稿照片和心得,从参与者的分享里,我们发现原来有这幺多女孩在成长过程中感受到身体被决定的愤怒、因为自己没有刮毛而感到自卑,甚至有人提醒:「毛髮是身体自我保护的机制啊!」

阴毛不是猥亵作品,那性器官呢?

在面对检举与管理处的规劝时,主办方有理有据地驳斥,勇于面对反对的声音,并与之沟通,是一个令人可喜的现象。但更进一步可以讨论的是,声明中强调展览中没有涉及违反法律的猥亵作品,「加上相关作品展现了两位女性露出部分阴毛,阴毛本质上显然与性和色情无关,照片中更无性器官的展露(如上述理念部分),实在难以认为作品会『令一般人感觉不堪呈现于众或不能忍受而排拒』」。

虽然性与性器官与「毛起来爱自己」的主题无涉,这个摄影展没有必要去处理这个议题。但主办方的声明仍不免让人想到,当一个突破性的行动需要正当性的时候,往往必须无奈地拒斥ㄧ些更被污名化的对象,比如说性。如果拍摄毛髮的摄影展与性扯上关係,状况可能会更複杂,拒绝撤下照片的立场可能也会更为难,因此不得不标明自己与性、性器官无涉。(推荐给你:把舞台还给认真活着的人!HUSH 被禁播 MV:每种存在都该理直气壮)

【性别观察】女人的无毛战争?我的腋毛,我作主

然而,当我们努力向社会展露毛髮并不需要隐晦、躲藏、剔除时,其实性与性器官也同样是生活或身体的一部分,同样不需要隐晦、躲藏,剔除在我们的生命之外。

还是想刮腋毛,可以吗?

透过对「毛起来爱自己」摄影展的讨论,我想进一步探讨的是,作为当代女性,有时会面对一种困难:当社会上有些声音提醒我,我其实不一定要刮腋毛、也不一定需要穿高跟鞋时,我还是忍不住对着腋下的黑毛皱眉,穿着无袖上衣时还是下意识地避免抬起手臂。穿上高跟鞋时的自信和风采,即使要拿双脚肿痛来交换,依然美好地让人难以抗拒。

这样的我,是错误的吗?(推荐给你:伊朗妇女真情告白:要不要戴头巾,我们自己选择)

女孩,我想说的是,每个人都有权利决定自己的身体是什幺样子。我们的身体已经被社会定义了太久,在接受那个不想刮腋毛的自己同时,希望每个人也能去接纳那个想刮腋毛、想穿高跟鞋、想穿魔术胸罩、想......的自己。

【性别观察】女人的无毛战争?我的腋毛,我作主

「毛起来爱自己」摄影展的意义,在于解放我们关于女体必须无毛、洁净、安全被收纳的想像。而这样的解放,更重要而且更让人愉快的意义在于,我可以自己决定什幺叫美,这个决定不是普世皆準、当然也不必一成不变。女人要有不除毛的自由,但即使拥有了「一毛不拔」的自由,妳仍然有想让自己「清洁溜溜」的权利。(你会喜欢:《侏罗纪世界》里一战成名的高跟鞋:奔跑,用你喜欢的方式)

相关推荐